我在现场·照片背后的故事丨好照片一定是“有备而来”

日前,第31届人民摄影“金镜头”(2021年度)新闻摄影作品评选揭晓,多名新华社记者获得殊荣。“我在现场”栏目带您结识多名获奖者,聆听获奖照片背后的故事。

结环跳是女子体操项目中标志性动作之一,因其动作舒展,充满张力备受摄影师青睐。

东京奥运会上,成员。继北京奥运会之后,新华社在体操项目上再一次获得内场的拍摄位置。内场拍摄距离运动员最近,拍摄机会更多,角度更丰富。负责体操项目的新华社湖北分社记者程敏有着多届奥运会体操拍摄经验,他大度地将宝贵的内场位置让给了我。与我一起在内场工作的其他五位记者都是常年拍摄体操项目的行家里手,与他们一起工作既是竞争也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2021年7月25日,中国选手章瑾在自由操比赛中。当日,东京奥运会体操女子资格赛在日本东京有明体操体育馆进行。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2021年7月25日,中国选手芦玉菲在高低杠比赛中。当日,东京奥运会体操女子资格赛在日本东京有明体操体育馆进行。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2021年7月25日,中国选手芦玉菲在平衡木比赛中。当日,东京奥运会体操女子资格赛在日本东京有明体操体育馆进行。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按照以往比赛惯例,正式比赛开始前运动员会有两天时间熟悉场地,他们会在那时进行一次“全真模考”,将自己在比赛时的动作完整练习一遍。这是观察运动员技术特点,了解运动员比赛习惯的好机会。在赛前的两天训练里,我基本没有拿起相机拍摄,而是坐在看台上观察,将他们的成套动作特点、做动作的位置记录下来。

2021年7月25日,丘索维金娜在比赛后向观众致意。当日,东京奥运会体操女子资格赛在日本东京有明体操体育馆进行,46岁的乌兹别克斯坦体操名将丘索维金娜参与跳马单项的角逐,这是她参加的第八届奥运会。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2021年7月29日,美国选手苏妮莎·李在高低杠比赛中。当日,东京奥运会体操女子个人全能决赛在东京有明体操体育馆举行。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2021年7月24日,日本选手内村航平在比赛中失误。当日,2020东京奥运会体操男子资格赛在东京有明体操体育馆举行。新华社记者曹灿摄

举行体操项目的东京有明体操体育馆与其它场馆相比较小,摄影记者的工作空间进一步被压缩,通过观察我发现运动员距离背景板很近,画面缺乏纵深感,使用常规镜头拍摄很难将杂乱的背景虚化,为此我专门准备了200mm/F2的超大光圈镜头,以使照片达到最佳效果。

2021年8月7日,巴西队球员理查利森(右)与西班牙队球员加西亚在比赛中相互搀扶起身。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2021年8月5日,中国香港选手刘慕裳在空手道女子型比赛前,在场边练习。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2021年7月29日,参赛选手在比赛中。当日,东京奥运会BMX小轮车竞速赛在有明城市体育公园开赛。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2021年7月26日,意大利选手加罗佐和日本选手敷根崇裕在比赛中。当日,东京奥运会击剑项目男子花剑个人半决赛在日本东京举行。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赛前的充分准备在比赛时发挥了重要作用,内场拥挤的空间要同时容纳7位内场摄影记者和至少4位直播摄像,每次移动都得同时照顾到其他摄影记者、摄像、裁判以及运动员等,充足的功课让我在拍摄重点选手时得心应手。我特意选择运动员起跳的后方拍摄,这样能够捕捉到跳起后头部后仰,面部的生动细节,再加之内场的有利位置能够从低角度仰拍,抬起的右脚正好遮住眼睛,使得画面更具冲击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