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为亚冠血拼上港

首回合0比0、次回合1比3,2020中超争冠组半决赛,北京中赫国安总比分1比3不敌广州恒大,无缘争冠。本周一输掉比赛后,紧密的赛程没给国安留喘息之机,11月7日与11日,国安还将征战本赛季最后两场比赛——与上海上港争夺季军,胜者将获得亚冠资格赛席位。

本赛季第一阶段,国安两次不敌同组对手上港,本次对决也可视为两大洋帅热内西奥与佩雷拉的对决。此前豪言“不比恒大差”的热帅,能否率领“御林军”捍卫荣誉?“老冤家”再聚首,“血拼”时刻到了,一切悬念将于“双十一”当晚揭晓。

中超第二阶段与第一阶段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一脚天堂、一脚地狱”是最真实的写照,事关争冠与保级的比赛尤为如此。

本周一与恒大比赛前,国安教练组设想了可能会出现的多种局面,不仅加时赛进入预想,甚至在与青岛黄海足协杯比赛中预备的“小纸条”(对方球员罚点球的习惯)也准备好了。赛前一天的训练后,于洋还拉着金玟哉在房间里讨论如何防守……然而没有加时赛、没有点球大战,比赛在90分钟内分出胜负。

与恒大两战,10月28日的0比0是内容丰富的平局,11月2日的1比3到底输在哪里?塔利斯卡的点球首开纪录,保利尼奥的进球为恒大将比分扩大为2比0,在张玉宁追回一球、国安大举压上时,保利尼奥在反击中一锤定音,将比分锁定为3比1。

数据可以看到最直观的对比,国安全场13次射门,多出对手1次,但射正次数以4比10落后。恒大在进攻中更高效,并毫不吝惜用犯规瓦解国安的攻势(双方犯规次数为20比7)。

热内西奥认为,王刚上半场结束前在对方禁区内的倒地源于吴少聪的犯规,“那应该是个点球,我们本来也可以通过点球扳平比分。”从比赛过程来看,国安首发队员们的状态不如第一回合。卡纳瓦罗对恒大首发阵容做了几处调整后,反观“御林军”除了李磊的回归,再无其他变化。

“还是有点紧。”这是来自队内的总结。最近几个赛季,在强队身上难拿分是国安一直没能摆脱的梦魇。近年来对阵恒大、上港这样的对手,“御林军”都是胜少负多。对一支志在争冠的球队来说,这并不是正常现象。

10月28日国安与恒大首回合交锋,侯森当选全场最佳球员。在很多北京球迷心里,他在11月2日的第二回合对决中依然是国安最佳球员。如果没有他的高接低挡、竭力守护,可能恒大的第一个进球还会来得更早一些。

向现场的国安“远征军”谢场后,侯森是哭着走下球场的。他没能为国安镇守90分钟球门,第84分钟,U23门将郭全博替换他下场。为了符合“比赛自始至终必须保持一名U23球员在场”的规定,国安在搏命之时用王子铭换下张玉宁,侯森也只能提前下场。

这是国安的另一种尴尬,恒大的比赛名单中有吴少聪、杨立瑜、严鼎皓和王世龙4名U23球员,吴少聪20岁,王世龙19岁,更新换代的恒大有着足够资本;侯永永因伤提前结束本赛季后,国安虽然也拥有张玉宁、郭全博、刘国博和文达4名U23适龄球员,但在“天王山之战”里,鲜有出场机会的刘国博和文达显然无法担起重任。让张玉宁下场,热内西奥实际上只有郭全博一个选择。

同为1997年出生的张玉宁和郭全博明年就不再是U23球员,如今的捉襟见肘也是国安未来的隐忧。

国安与恒大比赛打响前的一个多小时,江苏苏宁在与上海上港的交锋中上演绝境翻盘,力克对手率先晋级。

苏宁与恒大两支第一阶段同在大连赛区的A组球队会师决赛,从B组晋级的国安和上港则要在三四名排位赛中再分胜负。

联赛第一阶段对阵上港的两场比赛,国安均吞下了失利的苦果。第一阶段首次相遇,佩雷拉的球队以一场2比1送给了“御林军”赛季首败;双方第二次交锋被裁判“抢戏”,国安0比1告负后,热内西奥赛后罕见暴怒,“比赛中出现了两个事件,一个是比埃拉应得的那个点球,一个是王子铭的越位(进球取消),我们希望得到一个解释,是不是有人不想让我们扳平比分?”

在那场比赛镜头外的地方,是国安教练组和队员的怒气,一向好脾气的比埃拉从球场上走下的一路都在重复一句话:“Thisisnotfinish。”本周一过后,国安与上港本赛季的故事确实还未完结。

失意者的对决并非毫无意义,联赛第3将获得下赛季亚冠资格赛参赛名额,国安今年联赛的句号,还差一笔才能完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