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曼达-努涅斯已经重拾格斗激情

出战那场比赛的时候,我的膝盖有伤,我已经厌倦了比赛被一推再推,我努力按时上场。在我看来,我认为以自己的状态已经足以击败朱莉安娜了,但从结果看,显然我应该进行更充分的准备。

“我应该让那场比赛再次被推迟。如果UFC想要设立临时冠军头衔的话,我应该同意,并让自己恢复到100%的状态,然后再出战朱莉安娜。但事情并没有这么发展,这让我输掉了冠军腰带。”

努涅斯与朱莉安娜的那场冠军战原本被安排在去年8月7日举行的UFC265中进行,但因为努涅斯在赛前感染了COVID而被迫推迟。这已经不是努涅斯首次临时退赛了,此前在UFC213中,她曾在比赛当天早上因鼻窦炎退出了与瓦伦蒂娜-舍甫琴科(Valentina Shevchenko)的雏量级冠军战。

两次退出冠军战使得努涅斯在社交媒体上引来了大量的批评,人们质疑她的为人,甚至是她对待职业生涯的态度。这一切使得努涅斯决定带着膝伤在去年12月11日举行的UFC269中出战朱莉安娜,但事实证明那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我强迫自己回到训练中,但我依然能感到COVID给我带来的影响。我的肺部当时并不健康,但我想要按时出战朱莉安娜。我在逼迫自己,我知道自己完全不在100%的状态,结果这最终导致我膝盖受伤。我当时并不能连续训练,但我努力让这场比赛不会被再次推迟,当时我的头脑要比我的身体强大得多。现在想来,我真的不该这么做。”

努涅斯在那场比赛的第一回合表现得非常出色,但是到了第二回合,她只是在不断地出拳,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策略可言。最终,在这种狂野的进攻中,她被朱莉安娜的击打连续命中,并在地面中遭到降服。

“说实话,我对那场比赛并没有制定什么战术,我当时只是想按时登场并打完比赛,我没有任何策略。”

“比赛中的问题就是我失去了对时机的把握,然后被她连续击中了很多拳。如果我能更好地把握时机的话,这些拳原本都是可以避开的。我感觉如果自己有一个明确的作战计划,并且正常训练的话,我是可以在那晚击败朱莉安娜的。我几乎做到了,但最终胜利从我的手中溜走了。”

就在那场比赛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中,努涅斯一度有过退役的想法,这并不难理解。她和自己的妻子,UFC蝇量级选手妮娜-努涅斯(Nina Nunes)在16个月前刚刚迎来了她们的第一个孩子,并且努涅斯所取得的成就已经足以让她成为UFC史上最伟大的女子选手了,她不再需要通过任何事情证明自己。

在做出是否退役的决定前,努涅斯决定先着手开办属于自己的拳馆。她离开了合作多年的American Top Team,并开始为拳馆的建立招兵买马,最终,她发现这个过程要远比想象中简单,并且这也让她重拾斗志,发誓要从朱莉安娜手中夺回自己的冠军头衔。

“我开始在网上购买各种物品,铁笼、垫子、装备,一切很顺利地就水到渠成了。于是我对自己说,我要再打一次,我要赢回我的冠军腰带,我不会让它在朱莉安娜的身上戴太久。这场败绩让我获得了极大的动力,我感觉一切都又从头开始了。我开始对学习新的东西感到兴奋,我把更多的时间用在训练中,用正确的方式去做一切。”

对于朱莉安娜的格斗风格,努内斯评价道:“她是那种无论发生什么都勇往直前的类型,她有出色的摔跤技术,打击技术也不错。对于这场二番战,我感觉她会更加主动地进攻,并把节奏带得很快,因为现在她更加无所顾忌了。”

“有了那条冠军腰带,有了击败我一次的经历,她的信心更足。但我并不缺乏身为冠军的感觉,因为我现在依然还有一个冠军头衔在身。”

“我认为这将会是一场很棒的对决,我已经等不及了。我会准备好应对她带给我的一切挑战。”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赢回我的冠军腰带。我认为我可以在任何方面击败她,我可以KO她,也可以降服她,而我需要做的就是抓住正确的时机。”

“我预测这场比赛将会以终结的方式结束,我没有理由让比赛打满整场。虽然我有25分钟的时间来击败她,但我会努力终结她,无论是在站立还是在地面,我会终结她并拿回我的冠军腰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